從來不信梅花譜,信手拈來自有神,不信試看千萬樹,東風吹著便成春

最近看笑傲江湖的漫畫,狂放不羈的性格,實在是令我非常羨幕。

忘記是何時看完笑傲,印象中這首詩未曾出現,原來是漫畫版的題字。

除了笑傲二字的性格特寫,後兩句:不信試看千萬樹,東風吹著便成春。

倒是有種"水到渠成"的感覺,東風吹葉春氣生,獨有東風或獨葉,是怎麼也感覺不出春的氣息。

所有的事物似乎都在等待著某個時機,完成最漂亮的剎那。

有那個機緣與層次,不然的話,再怎麼精采,也是錯過了!


http://jinyong.ylib.com.tw/comics/v1.0/comics/comics.htm
漫畫版《笑傲江湖》
李志清序──
 
  春回大地、萬象更新,繼《射雕英雄傳》後,再次把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改編為漫畫,而且是我極喜愛的作品──笑傲江湖,焉能不教我喜上眉梢。

  「從來不信梅花譜,信手拈來自有神,不信試看千萬樹,東風吹著便成春。」這是金庸先生選為《笑傲》小說版封面上徐渭的題字,小說前的說明是:「梅花譜」自來是畫梅的典範,徐渭卻不理經典的規範,信手揮寫,充分表現他性格的清高狂傲,是極具《笑傲江湖》性格的人物。

  金庸先生以此點出《笑傲江湖》一書的題旨,意在為人應重風骨節操,重自由發揮,而看破放下名、利、權的枷鎖。

  令狐沖就是體現本書題旨的主角。這樣自由自在的性格,亦是我所喜愛、嚮往的原因。

──李志清二00二年春

創作者介紹

云子

云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rry
  • <a href="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ginxm/3/1302673871/20080129201304/" rel="nofollow">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ginxm/3/1302673871/20080129201304/</a><br /><br />徐渭題畫詩選之二<br />墨筆花卉卷(榮寶齋藏) 梅石圖<br />「從來不見梅花譜,信手拈來自有神。不信試看千萬樹,東風吹著便成春。」
  • harry
  • <a href="http://www.epochtimes.com/b5/3/2/1/c10261.htm" rel="nofollow">http://www.epochtimes.com/b5/3/2/1/c10261.htm</a><br />明代畫家---徐渭<br /><br />徐渭,初字文清,改字文長,號天池、清藤等,明代正德十六年(西元1521年)出生于浙江山陰縣(今紹興市)的一個小官僚家庭。他從水聰明過人,十多歲時仿楊雄《解嘲》作了一篇《釋毀》。稍長,師事同鄉學者季本。季本是心學創始人王陽明的學生。因此,陽明心學通過季本的傳授對徐謂的一生起著很大的影響。陽明心學的主要觀點是“心即是理,心外無理”。這是對良知與直覺的承認,它與佛教的思維――超脫的思想有關,與“禪意”亦有關。陽明心學的出現,本身就是對當時占統治地位的程、朱理學的一種反叛和挑戰。這時期哲學、文學、藝術界都出現了追求個性解放,直抒性靈的傾向。徐謂自然了捲入了這股潮流。<br /><br />徐渭自二十歲中秀才後,雖屢試鄉舉不中,但廣交益師良友。這些師友中有在籍官員、退休鄉坤、山林隱逸、還有少年後進。他們相從談藝,相互砥礪。後來他與蕭勉、陳鶴、楊珂、朱公節、沈練、錢鞭、柳林、諸大綬、呂光升等並號“越中十子”。陳鶴的戲曲、繪畫,楊珂的書法,都曾對徐謂有一定的影響。<br /><br />此外,他還結交蘇杭一帶的著名文人書畫家。如陳淳、謝時臣、沈仕、劉世儒、沈明臣等。徐謂就在與這些文人雅士的交往中,“泡”成了一位兼善詩、文、書、畫、戲曲乃至軍事韜略的天才。<br /><br />徐渭三十多歲時所寫的雜劇《四聲猿》得到同代戲劇大師湯顯祖的讚賞。<br /><br />徐渭富有軍事才幹,並得到當時搞倭總督胡宗憲的賞識,他在三十七歲時被聘為胡宗憲府幕僚。並為胡宗憲設計誘擒盜魁汪直、徐海。一次,胡宗憲捕獲白鹿,請徐渭撰《進白鹿表》並獻於朝中,明世宗及學士董汾等對徐渭文章大為賞識,徐渭也因此更常受胡宗憲的器重。<br /><br />胡宗憲因嚴蒿奸黨失勢受牽連,二度入獄,最後死於獄中。徐渭亦怕受胡牽連,竟“引巨錐刺耳,深數寸;又以椎碎腎囊,皆不死。”(《明史•文苑傳》)自殺達九次之多。這時他內心的憤鬱與痛苦只有在強烈的自虐中得到發洩,並真的發起瘋來。後來竟發展到誤殺其妻,並因此入獄。在獄中,他的精神才稍稍平靜,但是並未痊癒。這位瘋狂了的天才後經同鄉張元汴竭力保救才得倖免一死。出獄時已五十三歲。<br /><br />出獄後,徐渭曾一度浪遊金陵、宣遼、北京等地。從出獄到七十三歲去世期間窮困潦倒、淒涼孤獨,這整整二十年中他是在時而清醒時而反常的情況下度過的。據他自記行實中說:“畸譜屢稱祟兆紛紜,蓋精神顛倒至老未已也。”他能自己如此記載,正說明他雖常常精神錯亂,但有時卻是十分清醒的。<br /><br />徐渭繪畫,既有一定的師承,又能突破前規以適抒發已性。他的人物畫受宋代梁瘋子的減筆劃影響,概括洗煉,造型生動;山水畫受沈周、文征明等影響;花鳥畫在林良、陳淳等人的寫意畫基礎上又向前推進了一步。畫史上把他與陳淳並稱為“青藤”、“白陽”,並把他視為大寫意畫派的創始人。<br /><br />徐渭特別注重繪畫的“生韻”、“生動”。這正符合中國畫法中的第一法─氣韻生動。他曾在一首詩中提到:“不求形似求生韻,根撥皆吾五指栽。”又在《書謝時臣淵明卷為葛公旦》中指出:“……畫病,不病在墨輕與重,在生動與不生動耳。”他認為畫家如果要表現自己某種特定的氣質、胸次、情性,就必須選擇相應的題材,以適合表現本人的那種氣質、胸次、情性。他在題一幅水墨牡丹時提到:“牡丹為富貴花,主光彩奪目。故昔人多以勾染烘托見長。今以潑墨為之,雖有生意,終不是此花真面目。餘本窶人,性與梅竹宜,至榮華富麗,若風馬牛弗相似也。”從他的這些見解來看,他的確有時是相當清醒的。正是他這些清醒時的高見的論使他在瘋狂的作品中更顯示出超人的膽略。<br /><br />在徐渭的繪畫中,最能表現他目空一切、無視古今而率意揮灑的還是水墨花卉。南京博物院、北京榮寶齋各藏有一卷徐渭的《水墨花卉圖》,據說美國現藏有三卷。其中最精的要數南博所藏的《雜花圖》長卷。此卷共畫有牡丹、石榴、荷花、梧桐、菊花、南瓜、扁豆、紫薇、葡萄、芭蕉、梅花、水仙和竹十三種,水墨淋漓、恣意汪洋,幹濕濃淡、渾然天成。此卷曾多次發表並印有單行本。榮寶齋所藏的《墨筆花卉》卷共畫九種,其中《梅石圖》旁題有經常被人分們引用的一首詩:“從來不見梅花譜,信手拈來自有神。不信試看千萬樹,東風吹著便成春。”既透露出他不願墨守成規、大膽創造的精神,又流露出他能落筆成春的自慰心情。<br /><br />徐渭晚年題畫詩中經常提及“春”字。如“墨染嬌姿淺淡勻,畫中亦是賞青春。”(《題水墨牡丹》)“五十八年貧賤身,何曾妄念洛陽春。”(《題墨牡丹》)“消得春風多少力,帶將兒輩上青天。”“那能更駐游春馬,閑看兒童斷線時。”(《 風鳶圖詩》)等。還有一些“胭脂”、“朱唇”、“芳姿”之類的辭彙。這是否與徐渭晚年因鰥居而受到壓抑的性的潛意識通過藝術創作得到發洩有關。<br /><br />徐渭憤懣、抑鬱、孤獨、淒涼的內心世界,在“墨葡萄圖”這幅作品上的題詩,正反應了他內心的傾訴:“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齋嘯晚風。筆底明珠無處賣,閑拋閑擲野藤中。”<br /><br />徐渭死後,他的作品越來越為一些有識之士所讚賞。石濤、石溪、八大山人以至揚州八怪都深受其影響,並卓絕於當時畫壇。直到現代,徐渭的作品仍在不斷地放射出耀人的光彩。 <br /><br />清代鄭板橋曾以五百金換天池(徐渭)石榴一枝,並願作“青藤門下走狗”。 <br />當代畫家齊白石自稱“恨不生三百年前”為青藤“磨墨理紙”。<br /><br />轉載洛神藝術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