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總認為要不斷去找巴菲特以前的書,藉由閱讀獲取巴菲特寶貴的經驗。現在,我覺得這些新聞,以及擷取的巴菲特發言,也是相當寶貴的。
雖然不少舊調重彈,也有許多用不同面向去解釋同一件事情,但是,看完依然獲益良多。
特別是用新的事件去闡釋過去所提出的論點,這一段讀起來非常過癮,也有種當頭棒喝的感覺,就算沒被敲到頭,也可以提醒棒子是不是在附近!
仔細觀察,近幾十年的巴菲特發言或著作,核心還是那幾條簡單的投資概念。
或許是過於簡單到人們不屑一顧,還是大家都被高報酬的投資廣告給沖昏頭。
幾十年來,這些簡單的原則竟然只造就一個巴菲特,我覺得這是件蠻神奇的事情。
 
以下是本篇新聞的摘錄與心得
分散風險反而帶來更大風險
在伯克希爾,巴菲特放棄賺取回報率較高的99%的機會,甚至或許是99.9%,但他不會感到不舒服。巴菲特表示,很多人幾乎在伯克希爾擁有他們的全部身家,包括我自己,如果把這些都放置於風險之中,我們都不會感到舒服。
雞蛋還是找鐵籠子放吧,分太多籠子放,只會提高破蛋的機會。
 
所謂的債務抵押債券(CDO, 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的功能之一就是將風險放到一個更大的範圍內加以分散。但事實證明,所謂的分散風險在整個系統都出現問題時根本失效,帶來的反而是更大的風險。芒格認為,讓衍生品交易發展到這種地步簡直是瘋狂的。
看太多CDO的敘述,經過這一段總算了解什麼叫做CDO了。
 
而芒格認為,讓公司不斷膨脹到沒辦法破產的地步,這簡直是瘋了,讓衍生品交易發展到這種地步也是瘋狂的。
今天玉山的劉襄理講了鴻海併購企業的內幕。而以上這段文字,讓我不自覺聯想到鴻海。
 
  巴菲特認為,要求銀行必須評估所持債券的市場價值可能有幫助。芒格說,自由市場不是萬能的,有一些創新應被禁止。芒格說,如果將風險分散多元化 (diversification)這個詞禁止,這個世界可能要運轉得更好。
講的太好了!
 
獲得一個更大公司的部分股權獲得的收益或許比購買整個公司得到的收益相對減少。
好東西一定要買的多才會有效果。
 
芒格透露,巴菲特在很多時候作決定非常快,這是非常不凡的地方,原因之一就是巴菲特將不會允許他自己過多考慮某些東西。
投資原則盡量簡單化嗎?
 
http://0rz.tw/0e4em
巴菲特:經理人需要DNA裡都有防禦風險的概念
財匯資訊提供,摘自:第一財經日報
2008 / 05 / 07 星期三 11:05
 
  巴菲特說,經理人需要是那些DNA裡都有防禦風險概念的人,並且不會跟風投資所謂高回報的公司。巴菲特認為,去年金融業發生的情況有些是有苗頭的。「不能認識到模型裡沒有顯示出來的風險是致命的。」巴菲特說
  巴菲特說,希望伯克希爾的文化能一直流傳下去,希望伯克希爾能一直強大,擁有優秀的經理和強大的董事會。巴菲特說,他希望有家族企業向伯克希爾借鑒,在伯克希爾的成長和轉變中,有很多東西值得學習
  巴菲特相信,最壞的全球信貸緊縮時期已經過去,但後遺症將繼續困擾普通的家庭。巴菲特警告:「類似的情況很可能在未來再次發生。這種狀況也會持續一段時間。」巴菲特表示,他還沒想到即時的解決辦法。
  這是巴菲特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 (Berkshire Hathaway)於5月3日召開的股東大會上發表的觀點。
  貪婪與風險
  房地產泡沫蔓延到其他經濟領域的廣度讓巴菲特感到出乎意料。巴菲特不記得歷史上有過其他類似的泡沫。
  一位股東詢問,是不是商業活動和投資銀行已經變得極其複雜和龐大,以至於金融界的領導者們沒辦法每天或者每週都意識到他們可能面對的風險?
  巴菲特說,是的,雖然有少數銀行家似乎能夠對風險保持警惕。「我們從去年的情況可以清楚地看到,如果執行官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不會放任自流。」巴菲特說,有時承認自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反而沒那麼難為情。
  巴菲特的長期業務合作夥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指責華爾街,貪婪和縱慾的瘋狂文化已導致過度的信用危機,對這個國家是非常不利的。
  芒格說,信用危機的廣度使得安然危機現在看起來簡直像是一個「茶聚」。安然醜聞之後,美國政府出台了新法律,以打擊金融詐騙。「現在看來,他們是用玩具槍擊中了大象。」芒格說。
  巴菲特說,金融機構很難規範。美國政府成立了一個組織,即所謂的OFHEO(聯邦房地產監管辦公室),有200名工作人員,專門監管Fannie Mae和Freddie Mac。他們的工作只是監管這兩家公司,看他們是否做了他們該做的事情。然而,後來還是發生了兩樁歷史上最大的會計虛報案。
  巴菲特說,經理人需要是那些DNA裡都有防禦風險概念的人,並且不會跟風投資所謂高回報的公司。巴菲特認為,去年金融業發生的情況有些是有苗頭的。所有銀行都有一些運行的金融模型,但擁有模型並不等於他們知道面臨了什麼嚴重的風險。
  「不能認識到模型裡沒有顯示出來的風險是致命的。」巴菲特說。
  查理·芒格稱,伯克希爾希望永遠規避風險。他說:「我們的行為方式使得沒人質疑我們的信用。對風險的雙層疊式防禦在伯克希爾就像呼吸一樣重要。」芒格說,他(巴菲特)可稱為風險經理。與之相反的做法是可以有個首席風險官,但他只不過在你做傻事的時候讓你感覺好一點。華爾街的銀行變得貪婪和無節制,不考慮風險。
  分散風險反而帶來更大風險
  將華爾街和伯克希爾對待風險的態度相比,就能夠看出為什麼巴菲特是資本世界的一代宗師。
  在伯克希爾,巴菲特放棄賺取回報率較高的99%的機會,甚至或許是99.9%,但他不會感到不舒服。巴菲特表示,很多人幾乎在伯克希爾擁有他們的全部身家,包括我自己,如果把這些都放置於風險之中,我們都不會感到舒服。
  「我們會處理自己的風險,而不是把它傳播到更大的範圍去。」巴菲特說,「我們看到有些公司認為自己已經把風險轉嫁出去,其實並不是最明智的。」
  所謂的債務抵押債券(CDO, 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的功能之一就是將風險放到一個更大的範圍內加以分散。但事實證明,所謂的分散風險在整個系統都出現問題時根本失效,帶來的反而是更大的風險。芒格認為,讓衍生品交易發展到這種地步簡直是瘋狂的。
  巴菲特對風險的強調直接影響到其接班人的選定。他已經欽點了4位投資經理,在他去世之後,可以運行伯克希爾公司的投資。巴菲特沒有點出這4人的名字,只是說需要有好的職業經歷,但人品素質尤其重要。
  「有人天生就能夠判斷什麼是重大風險。」巴菲特說。
  巴菲特說,他和芒格要繼續以這樣的方式運行伯克希爾,如果世界明天不以這種操作規則行事,我們依然沒有問題,我們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問題。
  以按揭貸款為基礎的金融衍生品簡直是瘋狂
  巴菲特認為,美聯儲幫助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免於破產是正確的。貝爾斯登有14.5萬億美元的衍生品合約,如果它倒閉了,這些合同將不得不在很短時間內撤銷。巴菲特說:「這會是一個壯觀的前所未有的比例。」
  而芒格認為,讓公司不斷膨脹到沒辦法破產的地步,這簡直是瘋了,讓衍生品交易發展到這種地步也是瘋狂的。
  巴菲特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人們關於貝爾斯登案的理解只是,他們不能無擔保借錢了,但不知道有擔保也不能借錢了。「一旦人們不想借給你錢,他們就是不借你。」巴菲特說。
  巴菲特說,銀行發明的這種以按揭貸款為基礎的證券組合的金融衍生產品簡直是瘋狂的。
  「如果要瞭解CDO,需要閱讀15000字的材料。」巴菲特說,「如果採用了較低級的一塊CDO,並採用了50個,成為一個CDO方陣,那需要閱讀高達75萬字的材料才能理解一種證券工具。我的意思是,這不可能做得到。當開始購買其他工具的期貨商品時,沒有人知道他們在這樣做什麼。很荒謬。」
  巴菲特認為,要求銀行必須評估所持債券的市場價值可能有幫助。芒格說,自由市場不是萬能的,有一些創新應被禁止。芒格說,如果將風險分散多元化 (diversification)這個詞禁止,這個世界可能要運轉得更好。
  伯克希爾飛速增長的日子已經過去
  巴菲特提醒股東,伯克希爾公司飛速增長的日子已經過去。因為在過去幾十年中,伯克希爾發展到如此巨大,現在只有巨額的併購,比如超過數十億美元的併購才會對公司的利潤產生較大影響。
  有股東問,伯克希爾在過去一年的投資中會不會達到7%~10%的回報率?會不會比伯克希爾以前的投資回報率低?巴菲特對兩個問題都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伯克希爾過去一年的投資在股息和稅前的資本收益達到10%。巴菲特對此很滿意,伯克希爾很高興股息和稅前的資本收益達到10%——少一點兒也已經很滿足了。伯克希爾或許不能給予其股東以前那麼多的回報,因為目前伯克希爾正在收購更大規模的公司,市場規模上限約為100億美元到500億美元。巴菲特說,獲得一個更大公司的部分股權獲得的收益或許比購買整個公司得到的收益相對減少。
  如果市場價格很好,什麼規模的公司才是伯克希爾願意在一兩天內採取併購行動的?答案是應該在一個會話剛開始的時候,巴菲特和芒格就會告知這個提案是否適合伯克希爾。巴菲特曾經以這種方式拒絕過了很多提案。
  芒格透露,巴菲特在很多時候作決定非常快,這是非常不凡的地方,原因之一就是巴菲特將不會允許他自己過多考慮某些東西。
  對於伯克希爾,巴菲特有什麼希望?巴菲特說,希望伯克希爾的文化能一直流傳下去,希望伯克希爾能一直強大,擁有優秀的經理和強大的董事會。巴菲特說,他希望有家族企業向伯克希爾借鑒,在伯克希爾的成長和轉變中,有很多東西值得學習。
  有打算購買中國或印度企業
  關於伯克希爾會不會購買中國或印度的企業,巴菲特說,他們有這個打算,但中國和印度的法律和規定使得伯克希爾很難獲得利潤。以保險業為例,對外國投資者都有25%的上限。
  巴菲特說,未來他希望伯克希爾集中在海外市場,而不是美國。伯克希爾未來或將在海外購買一兩個公司。巴菲特說,他還不確定是德國公司、英國公司或者其他國家的一些公司。因為,那些國家的貨幣對美元匯率下跌的可能性非常小。巴菲特說,美國政府所採取的政策將使得美元進一步走軟,他覺得沒有必要對非美元的貨幣投資進行對沖。
  有股東提出,哪些生意是巴菲特和芒格在過去遇到願意投入大量資金的?巴菲特說,他曾經在一些生意中投入他自己身家的75%。巴菲特說,有人將所有的資金都投入到可口可樂公司,伯克希爾在可口可樂公司也投入巨資,目前的回報率很好。
  不認為競選總統會做得更好
  有股東提問,目前的三個候選人似乎都在努力迎合選民,如果根據經濟政策來選擇美國未來總統的話,巴菲特和芒格會進行怎樣的選擇。巴菲特說,今年的三個候選人都很強,他們中的每一個都能在白宮幹得很好。巴菲特說,因為美國候選人都在吸引更多的支持者,美國政治程序在某種程度上似乎是在進行「迎合(原文是拉皮條)」技術的比拚。巴菲特同時表示,他並不認為如果他競選總統的話,會做得更好。
  還有一位股東詢問巴菲特關於做慈善的樂趣。巴菲特是著名的慈善家。2006年,他捐贈了約370億美元給蓋茨基金。巴菲特說,他從來沒有放棄過會改變他生活的任何東西。巴菲特已經捐出對他來說過剩的金錢,儘管這些金錢是有用的,但是不會對他的日常生活帶來改變。巴菲特認為,這和那些向教堂捐錢就不能帶領全家出去吃晚餐相比是差很遠的。
  至於普通股民試圖降低企業高管薪金,巴菲特不認為有很多餘地,只有少數人能夠有所作為。巴菲特說,大機構股東撤股和不進行登記可能是一種方法。巴菲特說這並不會在很多大機構發生,僅僅是其中的一些,剩下的將會由新聞媒體來做,它們會發出警告。巴菲特說這往往是迫使人們拋出手中股票的有效方法。芒格說,那些拿巨額高薪的管理人員在道義上有責任拒絕這些薪水。領導者應該獲得較低的報酬,但芒格承認這些措施很難執行。
創作者介紹

云子

云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