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對貨幣的認識可以說是無知,讀了貨幣戰爭一書,才對貨幣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用不求甚解的態度來讀,書中所描述的歷史以及各項演變的關係,讓我大致了解貨幣的運作。
 
這本啟蒙書,讓我對貨幣相關的財經新聞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書中一直暗示著世界上有個財富操盤集團,重大歷史事件其實是集團獲利的不法軌跡。
 
但我一直很難相信有這個操盤集團的存在,因為世界的情勢影響因素太廣,再大的神通也難以控制情勢的演變。
 
每次的金融海嘯都被描述成國際銀行家們收割的豐年祭。雖然有豐年祭的樣子,但是那些陰謀銀行家們真的就這麼毫髮無傷的掠奪嗎?
 
每天的新聞報導,都不讓我這麼認為!
 
我還是很感謝作者宋鴻兵先生的這本故事書,讓我對貨幣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以下兩篇文章是網友深藍兄轉寄的新聞,比對貨幣戰爭一書內文,更有心得。
創作者介紹

云子

云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rry
  • <a href="http&#58;//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22009032100206,00.html" rel="nofollow">http&#58;//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22009032100206,00.html</a><br /><br />印鈔票救經濟:美國聯準會一舉數得的策略<br /><br />2009-03-21 工商時報 【本報訊】 <br /><br />  3月18日美國聯準會又給全球經濟拋出一顆震撼彈:聯準會準備砸下1.2兆美元,購買美國政府長期公債(3000億美元),及二大房貸機構房利美與房地美所擔保之房貸債券(7500億美元)。此舉一方面直接對市場直接注入資金提升市場流動性,另一方面可以維持長期利率在低檔水準,以利投資及長期消費借貸資金成本的降低。聯準會這項決策,立刻造成美元對各國貨幣應聲大幅貶值。 <br /><br />  ? 其實聯準會的這番舉措,應是可以預期得到的。自從金融海嘯以來,美國政府各種挽救金融及經濟振興方案陸續推出後,馬上要面臨的就是財務融通的問題。一般而言,政府財政融通的資金來源有三:其一、租稅融通,亦即加稅,但在目前經濟衰退的情勢下,美國政府不會笨到以加稅犯眾怒來取得資金;其二、公債融通,這是美國政府常採行的方式,尤其是前些年中國、印度、俄羅斯等國經貿大幅改善,外匯存底快速增加,所持有的外匯中有相當高的比重以美國政府公債保有,因此美國的財政赤字其實是靠外國政府融通,因而沒有總體教科書上所謂的國內資金排擠效果(發行公債使國內資金流向政府部門,而使民間可貸資金減少,引起國內利率上升);其三、貨幣融通,亦即直接向央行(聯準會)借貸,或是由聯準會購買政府債券,變相地由聯準會印鈔票給政府救經濟。通常聯準會不樂意以這種方式融通政府財政,因為以聯準會做為中央銀行的立場而言,通貨膨脹的防範畢竟是首要任務,因此美國政府的財政融通鮮少以此方式為之。這也正是何以3月18日聯準會的宣布,立刻引起全世界一片嘩然。 <br /><br />  美國政府或聯準會出此「下策」,表面上不得不然,其實有其高明之處。所謂不得不然,是因為中國、印度、俄羅斯等以出口為成長導向的國家,在目前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下,出口成長減緩甚至衰退,外匯累積隨之成長趨緩甚至外匯存底減少,使美國政府公債的海外銷售難以為繼,沒有海外金主的供應,只好自求多福,轉請聯準會融通了。至於高明之處,則是此次的貨幣融通,以印鈔票的方式救經濟,將有一舉數得的效果。 <br /><br />  誠如前面所述,聯準會購買政府債券(即已收歸國有的二房之長期擔保債券),將使美國長期利率維持低檔甚或下跌,導致美元疲弱。美元疲弱則對美國的出口大有幫助。歷史經驗顯示,在2007年中至2008年上半年美元疲弱期間,美國曾創下連續10個月出口持續成長紀錄,成為當時經濟成長重要貢獻因素。所以表面上美國政府不像瑞士政府日前明白宣示要調降瑞士法郎幣值一樣,引發國際間匯率戰(currency war)的疑慮,但美國聯準會大量注資使利率降低,從而促成其幣值貶低,實質上也是以貶值作為提升出口及帶動成長的工具。 <br /><br />  目前許多經濟學者仍擔心全球是否步入通貨緊縮,印鈔票救經濟所帶來的物價上升效果適足以抵銷通貨緊縮壓力。面對這一波又急又猛的全球經濟大衰退,各國政府都已奉行凱因斯的主張,甚至幾近瘋狂地增加政府財政支出。然而很有趣的是,在美國扮演救世主的,很可能還是聯準會。看起來有點奇怪,其實這只是對症下藥而已:美國此波不景氣是肇因於次貸風暴及金融海嘯所致之流動性問題,解決流動性問題的根本主角當然非聯準會莫屬。 <br /><br />  聯準會以1.2兆美元購買美國政府長期公債及房利美與房地美所擔保之房貸債券,預料將會產生一舉數得的效果:提供流動性於金融市場、提供資金來融通政府財政、壓低幣值來提升美國出口競爭力及促進經濟成長、化解通貨緊縮壓力,回復民間投資信心。 <br /><br />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台灣的情況與美國不同,不宜以印鈔票來救經濟。因為目前國內銀行業整體而言,並沒有流動性不足的問題,甚至錢滿為患。大量印鈔票會導致台幣貶值,表面上貶值會提升出口競爭力,但因為貶值同時會使台灣進口的重要設備、關鍵零組件及原材料成本上升,從而抵銷貶值對出口競爭力的幫助;此外,台灣目前也沒有嚴重的通貨緊縮、物價持續下跌的現象。因此美國聯準會可以印鈔票救經濟,我們則不宜東施效顰。
  • harry
  • <a href="http&#58;//chinese.wsj.com/big5/20090324/ecb105316.asp?source=UpFeature" rel="nofollow">http&#58;//chinese.wsj.com/big5/20090324/ecb105316.asp?source=UpFeature</a><br /><br />2009年 03月 24日 10&#58;48<br />新國際儲備貨幣的兩大障礙<br /><br />中國呼吁採用一種新的國際儲備貨幣,這是使國際金融體系與美元脫鉤的最新嘗試。以往的此類努力之所以都未見效,實現這一轉變的經濟和政治障礙巨大是重要原因。<br /><br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周一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呼吁,國際社會要朝建立“超主權”儲備貨幣的方向努力,這種貨幣不屬於任何特定的國家。經濟學家們說,此類計劃會遇到兩重障礙。第一重是政治障礙,因為擁有主導貨幣的國家──也就是美國──可能不願放棄作為儲備貨幣發行國所享有的好處。<br /><br />同樣重要的還有經濟障礙。現代史上唯一一次儲備貨幣更迭發生在英鎊和美元之間,這一進程持續了幾十年。其間發生了兩次世界大戰,以及由無數民間參與者推動的國際商業行為轉變。<br /><br />盡管美元有這樣那樣的缺陷,但作為國際儲備貨幣它仍是有吸引力的,因為它是全球金融和貿易的通用語言。換句話說,它的吸引力是與有多少其他市場的參與者使用它成正比的。幾十年來,無論是對希望購買美國國債的央行來說,還是對將大宗商品從拉美出口到亞洲的企業而言,美元一直是便於所有人使用的交易媒介。<br /><br />經濟學家們說,要想推出一種新的全球儲備貨幣,在這種貨幣被人們普遍接受之前,實際上需要有人補貼將買家和賣家聚集在一起的成本。<br /><br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經濟學家埃成格林(Barry Eichengreen)說,不會僅僅因為中國央行行長看好某種媒介貨幣,就會自動出現使用這種貨幣的規模龐大、交易量巨大的市場。<br /><br />此外,超主權貨幣沒有自然形成的流通范圍,也就是說沒有一個它可以自然獲得市場接受的地方。經濟學家們說,歐洲貨幣單位(ECU)在1979年被作為一種記帳單位創造出來,但卻從未被普遍接受,直至20年後歐洲各國的政策制定者通過協調努力並花費巨額資金才將其轉換成歐元。<br /><br />雖然歐元被普遍視為現代史上最成功的貨幣創新,但它在國際使用方面仍然遠屈居於美元之下。當前這場全球金融危機也暴露了歐元與生俱來的弱點。<br /><br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周一的文章中提議,要擴大特別提款權(SDR)發揮的作用。由於美元地位的動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於1969年創設了特別提款權,以此作為一種儲備貨幣。<br /><br />特別提款權是一種記帳單位,其價值由一攬子主要貨幣決定。上世紀70年代初期,一些銀行開始接受特別提款權存款,一些公司甚至發行了以特別提款權計價的債券。但特別提款權的市場卻總是做不大,特別提款權目前的主要被用於給IMF與其成員國之間的交易記帳。<br /><br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的經濟學家弗蘭克爾(Jeffrey Frankel)說,特別提款權最多也就是國際貨幣領域的世界語,根本就得不到使用。<br /><br />Joanna Slater